明年底 我市其他垃圾将实现零填埋

  评选今年城市年度热词,垃圾分类当之无愧。

  7月1日上海开始垃圾分类后,科普文图刷遍西安市民的朋友圈,大家期待与忐忑的情绪融汇;

  9月1日《西安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正式实施,四分垃圾桶走入西安人生活,物业有督导、城管有检查,日常生活就这么翻开了新的一页;

  10月以后,大家纷纷告白,西安的生活垃圾强制分类时代,生活好像并没有预想中那么麻烦……

  三个多月,西安的垃圾分类,给我们生活带来了什么改变?公共场所垃圾分类实操怎样?末端处理设施进展如何?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市民意识>>>

  垃圾分类渐渐成为习惯

  9月1日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开展以来,宣传、实操、督导……垃圾分类如同春雨浸入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

  在分类知识宣传进校园、幼小中三个版本的《生活垃圾分类知识读本》影响下,相对于大人的改变习惯,孩子们对垃圾分类的支持,更简单,也更坚定。家住阎良区的二年级小学生嘟嘟,每天吃完饭,都要在饭桌上来个垃圾分类现场实操,骨头是什么垃圾,餐巾纸是什么垃圾……通通都要搞清楚、弄明白、扔正确。嘟嘟妈妈说,有天晚上玩玩具,碰巧赶上玩具电池没电了,爸爸给换好电池后,小家伙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兴冲冲去玩玩具,反倒是立即跑回房间穿戴整齐,拉着大人下楼扔垃圾。“把电池扔进小区有害垃圾桶后,小家伙仿佛成就了一件大事。从他对垃圾分类的‘执拗’上,我受到了某种触动。”嘟嘟妈妈说,学校曾组织孩子集中观看西安生活垃圾分类宣传片,“我感觉,什么宣传都不如去看看垃圾处理场现状来得震撼,如果我们不从源头减少垃圾,将来只能生活在垃圾堆里,没有干净的水、干净的土地和干净的空气”。

  垃圾分类进社区,市民群众的知晓率大幅提升。记者上次到曲江朋友家做客,吃完水果拿着果核,发现客厅里找不到垃圾桶。原来,因为小区要求垃圾定时定点投放,朋友家只保留了厨房的垃圾桶扔厨余垃圾、厕所的垃圾桶扔其他垃圾,其他垃圾桶都被撤掉了。朋友笑称:“刚开始那两天确实感觉扔垃圾不顺手,不过习惯了就会发现家里更整洁,这就是‘极简生活’吧!”

  在60多岁的段师傅看来,城市人口基数大,一人产生一点垃圾,这个总量都是不得了的。“大家肯定都想有个好的居住环境,现在讲共建共治共享,放在垃圾分类上更是如此。我觉得,垃圾分类只是个习惯问题,慢慢来,大家都养成习惯就好了。国外垃圾分类搞得好,不也是坚持了几十年的结果嘛。”

  这位老知识分子笑着说,“咱不能因为中间一点小插曲,就否定垃圾分类这个事情本身,方向正确就要坚持做到底。垃圾分类是大势所趋,焚烧厂这些末端设施可以赶工建好,上千万市民的分类习惯可赶不了工啊!人多了,让大家一朝一夕短时间内完全步调一致、分类规范,这还是很有难度的,这些工作还是得做在前头,在日常分类中慢慢走向规范。”

  点滴改变>>>

  垃圾减少了 臭味没有了

  富力城是航天基地最大的小区,仅富力城北区,就有住户3600多户,常住人口万余人。小区物业经理杨红涛介绍:“以前每个单元门前设置垃圾桶,夏天瓜果皮多苍蝇蚊子乱飞,气味也不好闻。现在集中收集了以后,夏季小区5个集中收集点定时喷药,垃圾味道没有了,蚊蝇也没有了。这种实实在在的变化最有说服力。”

  在陕西师范大学锦园国际学校,经过撤桶并点,教学楼原来每个楼层好几组的垃圾桶变成了每层一组。该校校长助理杨海伟说,这样一是便于分类初期督导管理,再一个就是希望引导同学们少产生垃圾,甚至不产生垃圾。 “以前我们办公室每天一桶垃圾很正常,现在你看,垃圾桶里除了一点废纸,基本没有其他的垃圾了。”

  西安市中心医院除了专门配备四分垃圾袋,还将巡更仪和视频监控用到了保洁工作上,以数据和影像为垃圾分类工作“加持”。该院总务科王强飞说:“现在不只是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有不少病人和家属在扔垃圾之前,也会先想一想这个该扔哪儿、那个该扔哪儿,然后选择性地分类投放,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这两天,夜里的曲江创意谷有些冷,在卫生间门口等人的几分钟里,记者发现,经过此处往组合垃圾桶里扔垃圾的人,都会先弯腰看清楚垃圾桶上的分类标识,然后才将自己手中的垃圾扔出。这不经意的一弯腰,让人看到了根植于市民内心深处的垃圾分类意识,也窥见了生活垃圾分类的光明前景。

  循着“以点带线、连线成片”的工作思路,全市市级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单位和区级生活垃圾分类达标单位创建工作初见成效。截至目前,全市共有市级分类示范单位269个,区级达标单位也在原有基础上大幅增加。

  几组数据>>>

  餐厨垃圾将实现全量处理

  市民最关注的是分类实效。

  垃圾分类后,减量多少?末端处理设施建设进展如何,何时才能实现无害化处理?我们从几组数据来看究竟——

  生活垃圾日均减量幅度非常明显

  今年以来,我市基本完成了餐厨垃圾清运车辆的配备和分类清运车辆的标识统一工作,全市改造四分类垃圾清运车辆905台,新购置四分类垃圾清运车辆80台,建成可回收物分拣中心14座、大件垃圾拆分中心10座、有害垃圾暂存点17座。

  同时,末端设施建设也在快步推进。

  11月4日上午,我市首个正式全量投产运行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蓝田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热电联产PPP项目点火运行,伴随着锅炉里燃起的熊熊火焰,我市甚至我省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正式实现了由卫生填埋向无害化焚烧的转变。

  蓝田项目配置了3条750吨机械炉排炉生产线,建设规模日处理生活垃圾2250吨,主要面向蓝田县、雁塔区、长安区和曲江新区产生的生活垃圾。在这里,进场的生活垃圾先经过大约七天的发酵,然后被沥干水分投入焚烧炉焚烧。100吨垃圾焚烧后剩约20吨渣,焚烧渣最后再被制成环保砖、路基建材循环利用。

  同期,负责我市东北片区生活垃圾的高陵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也有2条生产线正式投入运行,日处理生活垃圾1500吨。

  市城管局相关人员介绍,蓝田、高陵两个生活垃圾无害化项目投产后,江村沟生活垃圾填埋场生活垃圾处理压力大大降低,日进场垃圾量目前在5000吨-6000吨之间,约为过去的一半。该工作人员推算,此前我市日生活垃圾产生量在一万多吨,对比目前江村沟生活垃圾填埋场和蓝田、高陵两个无害化处理项目三家的处理总量,生活垃圾分类后,我市生活垃圾日均减量幅度非常明显。

  明年底 其他垃圾将实现零填埋

  该工作人员介绍,本月底前高陵项目第3条生产线投入运行后,日处理能力也将达到规划设计的2250吨。另外,西咸新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已于12月18日点火,鄠邑区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也将于近日点火。

  明年,灞桥生活垃圾无害化焚烧项目将开工建设。这5个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全部正式投运后,日处理总能力将达到12750吨,届时我市生活垃圾中的其他垃圾将实现零填埋。

  明年下半年 餐厨垃圾实现全量处理

  餐厨垃圾处理方面,坐落于沣东新城的西安维尔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目前我市唯一一家投运的餐厨垃圾处理厂。公司主要服务对象为机关团体、高校食堂、综合商业体等大型餐饮单位,项目设计日处理规模为餐厨垃圾200吨,地沟油20吨。目前日处理餐厨垃圾稳定在210吨,单日最高处理量更是达到254吨。

  在这里,餐厨垃圾经过中温厌氧发酵,会分离成为“油、水、渣”。油脂可以作为工业原料,做生物柴油、肥皂或者化学拆分剂。“水”进入厌氧系统进行发酵,发酵后产生沼气,沼气用来燃烧发电,“渣”则进行焚烧处理。

  据透露,该项目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扩建工作,预计明年上半年可以投入运营,届时日处理能力将达到400吨。此外,我市还有高陵、蓝田、鄠邑三个厨余垃圾处理厂正在建设,预计明年下半年全部建成投运,集中处理市民家庭产生的厨余垃圾,届时我市餐厨垃圾将彻底告别卫生填埋、实现全量处理。

  垃圾分类没有旁观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人人参与,众志成城。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行动起来,一起让垃圾分类从“强制的麻烦”早日转变为“日常的习惯”。那时的西安,值得所有人期待!

  他山之石>>>

  垃圾分类“模范生”面面观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德国、日本、韩国、瑞典等国际上垃圾分类的“模范生”,基本都经历了长达几十年的不懈努力。他们的经验也告诉后来者:实施垃圾分类是一个水滴穿石的社会工程,只有通过政府和民众之间的良性互动及持之以恒的努力,才能把“强制的麻烦”转化为“日常的习惯”,才能使垃圾分类这项系统、复杂的社会工程不断取得突破和进展。

  德国 垃圾不分类错误分类都违法

  德国是世界上实施垃圾分类最成功的国家之一,从无到有、从有到优,德国垃圾分类自1904年开始实施,至今已走过115个年头。在德国,每卒居民楼附近都有若干并排放置的棕色、蓝色、黄色和灰色塑料垃圾箱,依次对应生物垃圾、纸张纸板垃圾、以产品包装为主的可回收物垃圾和其他垃圾。此外,每片居民区还设有废旧玻璃垃圾箱,仅这一项,就分绿色玻璃、棕色玻璃和白色玻璃三种。如果要丢弃大型家电和家具,只能花钱找人上门回收或者自己运送到郊外的大件垃圾处理厂。并且即便将大件垃圾运到那里,一旦垃圾的总体积超过了免费额度,超额部分仍然要付费才能丢弃。

  2015年,德国修订后的《循环经济法》首次规定个人有义务分类垃圾。这意味着,不分类或错误分类垃圾从此成了违法行为。根据2019年的德国罚款目录,违法弃置垃圾的罚款额度因恶劣程度不同在10欧元到5000欧元不等。在德国,为了避免自找麻烦,人们通常都会尽量按规定分类生活垃圾。因为《循环经济法》还赋予了垃圾回收处理企业拒收未正确分类垃圾的权利。如果住户将塑料袋扔到了专收“纸张纸板”的蓝色垃圾箱,那么垃圾车很可能会一连几周对蓝色垃圾箱视而不见。直到有人将塑料袋取出,垃圾车才会收走垃圾箱内的废纸。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德国为垃圾分类出台了较为详细的法律规定,但垃圾分类回收体系的有效运转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民众的自觉。正是因为如此,时至今日德国政府有关部门和垃圾分类回收企业仍在通过各种渠道普及垃圾分类知识。2015年,上百万难民涌入德国,数以万计的德国志愿者参与到了救助难民的行动当中。但令很多人想不到的是,他们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教会难民如何进行垃圾分类。因为除了短暂逗留的外国游客外,垃圾分类仍是每个在德居民的“必修课”。

  日本 扔饮料瓶要先冲洗干净

  在邻国日本,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实行垃圾分类回收,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如今日本垃圾分类回收的严格细致程度已经达到了极致。日本垃圾分类的成功,除了完备细致的法律法规和各类指南手册规范外,更重要的是垃圾分类投放已成为民众的自觉行为,与吃饭、睡觉一样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尽管日本各地方的分类方式有所不同,但大体上可分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资源类垃圾、大型垃圾和有害垃圾几类。在日本,扔垃圾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门技术活。比如一个饮料瓶,要先把瓶内的残液倒掉并冲洗,然后拧下瓶盖单独处理,再撕掉标签,最后才能作为资源垃圾处理。纸尿裤要把污物冲洗干净,荧光灯要装在替换时的包装盒或袋子里并写上荧光灯的标示等等。另外在处理时,不仅要提前在网上预约,还要在垃圾上贴上规定金额的垃圾处理券,定时定点回收。因为垃圾处理方法繁琐,日本各地方政府制订的垃圾分类手册动辄几十上百页,条款更是多达几百条,如果不仔细研读,垃圾拿不出门事小,如果扔错垃圾被退回、挨罚或者被左邻右舍认为是不守道德的人,后果将非常严重。

  在日本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禁止不法投弃”的标识。对此很多人可能不以为然,认为丢个垃圾不是什么大错,但依据《废弃物处理及清扫相关法律》,有可能被判处1000万日元以下罚款和5年以下有期徒刑。因为严格的法律规定,日本民众都会严格按照要求扔垃圾。

  韩国 实行垃圾计量收费制度

  在韩国,垃圾分类制度已经实行二十余年,主动承担分类责任成为韩国市民的日常习惯。“30年前,首尔已经实施垃圾分类了,刚开始遭到居民的反对,经过多年实践,才形成了如今的垃圾分类回收体系。”今年8月底,韩国首尔市钟路区代表在北京东城区交流垃圾分类经验时表示。

  韩国将垃圾大体分为一般生活垃圾、饮食物垃圾、可回收垃圾和特殊大件垃圾四大类。实行的是垃圾计量收费制度,丢弃一般生活垃圾和饮食物垃圾必须前往超市或便利店购买专用的“从量制”垃圾袋。这种垃圾袋价格普遍较高,首尔钟路区20升容量的生活垃圾袋售价约合人民币3元,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废弃物排放,从源头上压缩可燃烧垃圾处理量,鼓励人们更多使用可回收制品。

  瑞典 落叶泥土也不能随意丢弃

  在瑞典,垃圾分类早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容忽视的组成部分。相比日本,这个国家在垃圾分类的精细化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稍有疏忽,等待你的可能就是警察送来的罚单。

  瑞典的垃圾分类细化到什么程度?光纸类就分为报纸、杂志、牛奶盒、披萨盒等若干项。食品包装和信封一旦沾上油渍、血迹或者胶水,便不再属于“纸类”,必须放在可燃性家庭垃圾中丢弃。塑料瓶不同于其他塑料制品,必须单独丢弃;连玻璃瓶也要细分为有色和无色两种…… 有意思的是,在瑞典就连落叶泥土砂石等非传统意义上的垃圾也不能随意丢弃,自行堆肥也不行。清扫花园后产生的垃圾必须装在专门的袋子内送至回收中心,由政府对枯枝残叶统一回收处理,再作为花土进行售卖。于是每到春秋两季,总能看到当地民众在回收站前排起长龙——秋天扔枯叶,春天买花土。

  与所有在垃圾分类方面走在前列的国家一样,瑞典自上世纪80年代起推行垃圾分类后,也经历了一个十分艰难的起步过程。刚开始的几年,没有垃圾分类习惯的瑞典家庭依然将各种垃圾一股脑儿扔进垃圾箱内,为此政府不得不安排监督员在各个社区的垃圾站前“站岗”监督,对不按规定丢弃垃圾的行为进行处罚。不过,瑞典政府很快意识到,要从根本上解决难题,必须从儿童时期开始培养垃圾分类意识,从学前教育阶段就普及垃圾分类的知识。这一举措无疑是明智的。孩子们在学校聆听老师有关垃圾分类的讲解后,不但“从我做起”,还会监督家长执行相关规定。就这样,经历了一代人的时间,垃圾分类在今天的瑞典已经成为一种传统,就连牙牙学语的孩童都知道要将喝完的牛奶盒子先冲洗,再扔进垃圾桶。

  (综合自新华社、人民日报海外网、参考消息、北京日报、文汇报)

来源: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张莹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